更多...
 
黄金手撕面包上海加加盟
2016-09-22 05:35:29

  黄金手撕面包上海加加盟加盟咨询Q_185558628 手撕面包总部欢迎您的加盟T:186-213-99899 创始人亲自教学,手把手指导,学会为止,实体店教学,仅此一家,绝无分部! .

  

  “武汉大学、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、江西南昌大学……你想读哪所大学?”

  “高考分数不够?没关系,我有办法,能弄到重点大学的内部指标。”

  “交15万,就能获得一张武汉大学录取通知书,孩子就可以上大学了!”

  “读4年后,就成为统招生,拿到武汉大学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。”

  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21日从浙江嘉兴南湖区人民法院获悉,18日该院开庭审理了1起招生诈骗案。检察机关指控2名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共同或单独采用虚构事实、隐瞒真相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,各自骗取多名学生家长460多万元和348万余元,2人总涉案金额超800万元。

  而上述充满诱惑的招生信息,系被告人之一凌某在庭审时供述的一部分。

  虚假承诺:15万元可拿武大本科学士学位

  2013年,嘉兴钱女士的儿子高考后成绩不理想,她到处想办法让儿子读个好点的学校。有教师介绍她去找南湖区大桥镇的凌某,称其有办法让孩子读重点大学。

  钱女士找到凌某后,被告知可安排孩子到武汉大学读书,而且可以拿到全日制普通本科学士学位,但要交15万元。这是读名校的好机会——钱女士很快就付给凌某15万元。

  之后,钱女士的儿子真的到武汉大学“上课”去了。不过,后来儿子向她反映,学校上课上得特别少,而且他还打听到,自己就读的其实是网络学院。因为相信凌某的承诺,钱女士对儿子的话并没有在意。

  接下来两年,钱女士一家被凌某耍得团团转,又支付给凌某5万元。但她的孩子实际上一直是旁听生,从未接受正规的学业教育,两年内数次更换宿舍、没有班级、没有校园一卡通,甚至没有学籍。最后,钱女士的儿子大学白上,却付出了总共近20万的“学费”。

  感觉上当后,钱女士联系凌某。凌某说,可以退钱。但这次联系后,钱女士就无法联系上凌某。后来,钱女士发现自己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,凌某先后骗取了包括她在内的嘉兴本地6名学生家长共460多万元。

  钱女士和其他家长于是报警。

  经警方调查,凌某,嘉兴南湖区大桥镇人,本科学历,出生于1984年,中等身材,说话时中气十足:在嘉兴开有饭店、娱乐场所,还是嘉兴市伟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老总,曾在武汉大学任教……

  一个教育咨询机构的“生意人”,怎么拿到高校旁听生名额?答案很简单,凌某拿到家长的“学费”后,找到了同样从事培训机构的李某,也就是学生眼中的教导处主任“李主任”,声称负责学生在武大的生活,并收取一定的好处费。

  回过头来看,凌某和李某的骗局漏洞百出,这些家长又怎么会失去起码的判断力?

  “包括钱女士在内,被骗的家长正是深信招生有潜规则,才前后中招的。”负责审理该案的法官向澎湃新闻表示,这些家长对凌某寄予的希望过大,已经大到不愿去相信事实的地步。

  武大曾回应“15万元读武大被骗”

  “15万元读武大被骗”曾引发舆论广泛关注。据人民日报去年5月26日报道,2015年5月25日下午,武汉大学召开媒体通气会,就“15万元读武大被骗”等报道进行回应。武汉大学本科生院副院长兼招生工作处处长王福表示,武汉大学绝不存在任何国家政策外的招生方式。所有招生类型的招生条件、招生程序、录取规则等均按照教育部要求明确、公开,绝无例外。

  9月18日庭审当天,南湖法院审判庭的旁听席来了很多被害人家属。澎湃新闻了解到,受骗学生家庭涉及浙江全省各地。

  检察机关诉称,2010年至2015年,凌某、李某共同或单独采用虚构能帮助办理相关大学毕业文凭为由,先后骗取32名被害人,其中凌某得手460多万元,李某骗得348万余元。检察机关认为凌某、李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,数额特别巨大,均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对于自己以统招文凭欺骗多名家长钱财,凌某当庭表示,他一直都未隐瞒自主统招的情况,很多学生到学校以后就知道是自主统招了,他没有欺骗大家。

  对于他的说法,公诉人举证,以多位学生和家长的证词证言,证实凌某一直声称读一年自主统招,第二年即可与统招生一同上课,办理学籍,毕业时获取全日制本科文凭,这样的说法让很多学生和家长都信以为真。

  而凌某和李某的代理律师则表示,家长们的证词证言更多的是情绪上的表达,不能客观冷静的阐述事实经过,并提出质疑。对此,公诉人则认为,部分被害家长在发现情况不对后,都曾找凌某追讨过“学费”,并已追回被害款项,挽回了损失,所以他们的证词证言更为真实可靠。

  由于涉及受害者人数较多,该案庭审进行了整整一天。法院并未就该案进行当庭宣判,将择期宣判。

  “孩子的青春、学业全被耽误了,对于未来的方向也很迷茫。”有家长们告诉澎湃新闻,现在钱估计要不回来了,可谓是“人财两空”,说道激动处,有的家长眼眶泛红。